《人文化来》摄制组参礼苏州寒山寺
 
当前位置:主页 > 师道 > 尊师 > 当代 > 正文

讲《声声慢》的他去了

时间:2017-10-12 15:02     来源:永生难忘的98个谆谆教导     作者:杨霖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又是这样一个季节了,倒上三杯清酒,幔幔地倒在地上,然、后给老师念一遍他最喜欢的句手,希望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敬爱的老师也能听到。

讲《声声慢》的他去了
【图语:宋老师的课】

  又是这样一个季节了,倒上三杯清酒,幔幔地倒在地上,然、后给老师念一遍他最喜欢的句手,希望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敬爱的老师也能听到。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又是一个清秋时节,每当吟起李清照的这首《声声慢》,望着窗外渐渐泛黄而飘落的树叶,心里一片苦涩和凄凉,不是因为李清照这样的闲愁,不是伤感的悲惋,而只是想起了我的一位老师,是他教会我这首词的。

  宋老师已经走了七八年。

  宋老师是我们中专一年级时分来学校教我们的,那时他也就二十三四岁吧,刚从师大中文系毕业,高高的个子,讲很标准的普通话。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所以他比其它教师更加认真,把希望寄予我们身上。下课后常和男生们一起去打球,操场上无法想象他是老师。宋老师的生命仿佛充满了活力,含有远大的理想、满怀的抱负。刚出校门的他其实和我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年龄差距不大,没有师生间的那种代沟,说朋友更贴切。宋老师说话很风趣,也很怀旧,上课时常常讲述他大学时的生活,比较调皮的男生就会问他:“宋老师,你女朋友是不是还在那呢?”还有同学拿他和我们同样年轻的班主任杨老师作对儿,宋老师便会害羞地用手指着我们说一句:“小孩子一个,思想怎么这么复杂呢!”然后笑笑。现在想想,大我们四五岁还称我们为小孩子,那他岂不是大孩子了。

  宋老师毕竟是中文系出来的,谈起文学方面的东西总是口若悬河,他通古博今,好像古今中外所有的书他都知道。他给我们讲小女生喜欢看的琼瑶、席绢,讲武侠大师金庸、古龙,讲《红楼梦》、《三国演义》,讲《简爱》、《茶花女》。10年前还没有“电子书”这个概念,今天想来,宋老师仿佛就是一部电子书,里面什么书都有,随便一点,便能打开一本来欣赏。宋老师很关注学校的校刊《花海》,每期必读那上面略显稚嫩的文字,还常常鼓励我们去投稿,我也发表过好几篇小文章。

  大家都很喜欢宋老师的课,主要是他的课生动有趣,即使是讲文言文,他也讲得声情并茂。很多时候是在笑声中结束一堂课,每每到了下课还不想下课,也只有他的课才会让同学们留恋。有一节课,因为一个同学回答问题用的是自己的家乡话,宋老师便即兴给我们讲起了全国各地的方言,班里那时有山西的、吉林的和我们天津各区县的同学,他就先从这几个地方讲起,讲到哪便叫起这个地方的人象征性地说上一句。如天津大港话里面的“花红柳绿”四字,在方言里面会按原音变一下调,分别读成上声、阴平、阴平、去声,唐山附近的那一代区县都将“叔”叫成“收”音,把“不知道”说成“知不道”,还有几乎所有在末尾的二声字都会把上扬的音调往下压一下,就像赵丽蓉老师一样。山西话里面的韵母“in”他们会一律改成“ing”的音,如“二两文银”他们会念成“二两蚊蝇”,东北话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翘舌音,如“人”读成“银”等。另外还说了其它地方很多有特色的方言,现在却都忘记了,只记得那一节课下来,大家嘴里冒着的都是方言词汇。

  从小学时的《春晓》开始我就喜欢唐诗,后来喜欢宋词就是从宋老师给我们讲的这首《声声慢》开始。那时课本里并没有这篇文章,只是他个人的喜好,从那首词开始,我才知道他多喜爱中国的古典文化。那个春风乍暖的上午,他用粉笔一字一字将这首词抄在了黑板上,然后给我们讲李清照,讲她一生的遭际,讲她不幸的婚姻,讲她无人可比的才华,讲这首词的写作背景及意境。一下子我就迷上了这首词,好像第一次发现宋词也可以经典婉约,虽然之前也有看过,但是是宋老师把李清照及她的词带到我们面前,给唐诗宋词的美一个全新优美的诠释。至今,我仍能熟悉地背诵这一首《声声慢》,连老师写在黑板上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清楚记得。

  三年的中专生活是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后都各奔东西,忙于工作,也没有和宋老师联系过,偶尔从校友口里听到他的消息,听说交了女朋友,猜想肯定是个清新脱俗的人,也像他一样满腹才华。可是没过多久,忽然听到他病了,听说是尿毒症,让人难以相信,这么年轻,这么充满才华的一个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会得上这种病呢,可这是事实,学校还组织过给他捐款做手术。又过了一年,从校友那里得知,宋老师去世了,钱都筹齐了,只是没有找到与他配型的肾。当时听了心里疼得难受,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教给我们的《声声慢》,就在这样一个清秋时节,他壮志未筹,带着对人世间美好的眷恋,走了。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多么像宋老师人生最后这些日子的写照,那么短暂又那么精彩的人生,宋老师应该多么难过,多么遗憾,只完整地带了我们这一个班——他一生中唯一的学生,留给我们一个关于《声声慢》最清晰且是永远的记忆。

  老天好残忍!

  又是这样一个季节了,倒上三杯清酒,慢慢地倒在地上,然后给老师念一遍他最喜欢的句子,希望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敬爱的老师也能听到。我想在那个世界里,老师一定也有着一样的梦想,那里或许是他的天堂,在那里,说不定,此时的他,又在对着秋风细吟这首《声声慢》。讲《声声慢》的他去了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文化强国夯实“强起来”的根基
    民间故事亟需“打捞”
     
     
     
    打造民族复兴崛起的坚硬磐石
    儒家的悌道:兄友弟恭 笃爱意诚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