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文化的滋润,让我们内心充满力量
 
当前位置:主页 > 师道 > 授业 > 正文

一堂重要的医学课

时间:2017-09-14 16:26     来源:永生难忘的98个谆谆教导     作者:戴维·哈斯拉姆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当时我们都觉得无地自容。到了25午后的今天,我终于体会到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堂医学课。

一堂重要的医学课
【图语:医学课】

  当时我们都觉得无地自容。到了25午后的今天,我终于体会到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堂医学课。

  我在医学院学到的东西有一半已经忘掉了,但我第一天跟导师到医院病房去时所得到的教训,却仍像灯塔般指导着我。

  在医学院的头两年,我们学过了解剖学、生物化学以及所有其它看来无关的学科课程。终于,我们不用再浪费时间在那些临床前期学科上,可以去看看真正的病人了。我们六个学生紧张地站在内科病房里。

  我们站在第一个病人的床尾,个个穿着挺括的白袍,口袋里插满了各类手册和医疗器具,但就是没有听诊器。导师要我们把听诊器留在护士室里。

  我们的导师是内科的专科住院医生,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们一番。“这位是沃特金斯先生,”他说,“我们已经预先向他说清楚你们今天会来,他并不介意你们骚扰他。你们可以试试听他的心脏,不用焦急,慢慢听好了。他患的是二尖瓣狭窄症。这是个很典型的病例,你们以后未必有机会再见得到同样的病例。”

  我们学过二尖瓣狭窄症的理论,知道患者其中一个心瓣的口会变得狭窄。尽管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听过心脏的杂音,但都能说出即将听到的声音会是怎样的:先是响亮的心搏声,即瓣膜打开时的扑通一声,然后是这种病特有的两声杂音。

  导师把自己的听诊器递给我们。“不要急,”他对我们说,“用心听,沃特金斯先生瓣膜打开时那扑通一声是特别响的。”

  我们轮流用听诊器认真地听。我们神情专注,不时点头。“噢,有了,听到了。”我们都这样说。我们人人一听到那些心跳时,就面露喜色。我们感谢导师对我们解释得那么清楚。

  上完这堂课,我们回到护士室,坐了下来。“大家都明白了吗?”导师问。我们都点头。导师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钳子,把他事先塞在听诊器管子里的大团棉花拉了出来。原来听诊器是失效的,根本不可能听到声音。我们谁也不可能听到心跳声,更不用说瓣膜打开的扑通声。

  “以后千万别再这样,”他说,“如果你们没听到,就说没听到。如果你们没听懂人家的话,就老实告诉他们。假装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可以欺骗你们的同事,但是对你们自己,或你们的病人,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当时我们都觉得无地自容。到了25年后的今天,我终于体会到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堂医学课。一堂重要的医学课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教育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基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700种分科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
    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新特点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