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师道 > 师道尊严 > 正文

为教师减负,能否“只填一次”

时间:2019-01-25 17:20     来源:文汇报     作者:樊丽萍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寒假来临,而在大学校园,一线教师却闲不下来,不少人甚至比平时更加繁忙、紧张。“现在正是填表的高峰期啊。”王珂(化名)在沪上一所重点院校任教,接受记者采访的那一天,他刚刚填完一份表,耗时一个上午。

为教师减负,能否“只填一次”
【图语:教师“填表过年”】

  寒假来临,而在大学校园,一线教师却闲不下来,不少人甚至比平时更加繁忙、紧张。

  “现在正是填表的高峰期啊。”王珂(化名)在沪上一所重点院校任教,接受记者采访的那一天,他刚刚填完一份表,耗时一个上午。而这份交给学院的年度总结表对他来说,还只是众多表格中最简单的一份。接下来,等待他的还有一摞手头科研项目的年度总结表要填,当然更重要的是新一轮自然科学基金的申报表。

  放假前后的这段时间,不少大学教师都是不折不扣的“表哥”“表叔”——人人为填表而忙碌。

  在日前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今年要下大力为教师减负。此言一出,很快受到广泛关注,引发了一波讨论。把老师们从“忙”中解救出来,不仅是广大中小学教师,众多高校教师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减负令”的受益者。

  表格一张接一张,不少教师准备“填表过年”

  如今在一些高校,闲暇对很多一线教师和科研人员来说是“奢侈品”。临近期末,评估、考核、申报、总结……“规定动作”接二连三。不少老师感叹:心累!

  作为一名优秀青年学者,王珂这些年一直过着“5+2”“白+黑”的生活,平时教学忙,科研也忙,感觉压力巨大。而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议程则被各种会议和填表塞满。

  接受记者采访的次日,他有三个会议要开,分别是学校和学院层面的表彰会与总结会。原来,学校各职能部门到了期末都需要总结工作、汇总一年的“业绩”,而这些“业绩”都需要教师们填表、提供相关数据。因此,雪片一般的表格层层下发。

  “坦率地说,有些表格不填是不可能的,但要是时间能够错开一点就好了。”王珂告诉记者,他去年刚拿到一个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手头还有另外一个受资助的项目。按照规定,这些项目到了年终都要填表,结题的项目要填表,未结题项目的也要填写完成情况。

  “现在是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结题的时段,过了年要开始新一轮申报。”按照王珂的说法,不少一线教师铁定要“填表过年”。

  “有的表格填起来以小时计算,有的则以天计,填一份表的工作量几乎可以出一本书了。”在沪上一所院校任教逾二十年的张教授,近来也埋身于一堆表格中。他以手头的表格举例:四年一轮的教学评估对学校十分重要,这些数据需要平时积累,所以很多表格要填、数据要输入;而学院新一年的经费预算和科研预算对老师们来说也十分重要,也要仔细填写;另外,除了在学校和学院担任行政职务的“双肩挑”教授,一些科研能力较强的教师,也在忙着填写各种项目申报书。“我的一个同行去年申报了国家重大项目,光填一份申报书,就写了十几万字,一个暑假就忙着填表了。”

  重复劳动折腾人,老师们集体吐槽

  老师们的无奈与吐槽,是大学一线教师繁忙的教学与科研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教师直言,定期总结自己的教学与科研情况,本是工作的一部分,但现在,很多信息、数据属于重复填报,这种耗时费力的重复劳动,客观上增加了老师的负担。

  沪上某市属高校一位教授举了一个典型例子:去年,经学校推荐,由他主持的一门课程获评上海市教委重点课程。“照理说,这种评奖都是学校推荐的,获奖信息学校都有。可到了期末,好几所不同学校的职能部门纷纷给我打电话,要求我提供获奖情况。”该教授坦言,不同部门要求填报的信息有时还不完全一样,所以仅因这一项获奖成果,他就被“折腾”了好几回。

  而他的不少同行,也都接到了来自不同部门的科研数据填报要求。比如,一位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教授曾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去年获得了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的批示。按照学校的要求,要统计工作量、核算成相关成果,这位教授必须提供批示原件的复印件。“一般来说,主管部门负责人的批示都是严格按照流程发给业务单位的,不会抄送到提出问题和建议的高校。”但为了填表、报成果,这位教授最后不得不动用人脉、多方奔走说明情况,好不容易才算过关。

  “只填一次”,信息化建设或是减负发力点

  学校行政部门各自为政,相关数据无法共享,这是导致一线教师经常被要求反复填表的重要原因。建立共享数据库,把更多用于重复填表的时间和精力省出来,成为不少高校教师的共同心声。

  沪上众多高校中,上海财经大学着实成了另人艳羡的“少数”。上海财大流行一句话,叫做“只填一次”。原来,早在几年前,该校就大刀阔斧地推进信息化建设,在校内构建起一站式平台。

  “一位教师入职后,所有发表的论文及研究成果,只需在办公系统录入一次。”上海财大信息化办公室副主任傅川告诉记者,根据学校的工作流程,教师的相关科研信息纳入学校的数据库后,今后无论是学位点评估,还是个人评职称、评奖等,学校可以从数据库中调取教师的所有信息,无需老师再次填报。

  在上海财大,信息办扮演了校内信息枢纽的作用,科研、人事等重要信息都在这里汇总,而学校层面的信息集成也变得高效。在傅川看来,高校教师中为表所累的现象,其背后反映出的,主要是高校信息系统的数据孤岛。而数据孤岛的产生,主要是由于信息规划缺乏顶层设计,信息化建设过程中各业务部门沟通协调不够。为教师减负,能否“只填一次”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思路与方法:中国近代企业制度研
    关于“中国化”概念及相关问题的
     
     
     
    中央宣传部授予其美多吉“时代楷
    老人失眠别乱用保健品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