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统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前位置:主页 > 师道 > 师道尊严 > 正文

刘黔欣:我愿做孩子们的幸运星

时间:2017-11-09 15:31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焕坤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刘黔欣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2001年因为家庭原因调动到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从一名普通的班主任到创建中职学校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名班主任工作室;从一名语文教师,到广州市8名首届民间禁毒人士之一……
刘黔欣:我愿做孩子们的幸运星

  【图语:刘黔欣为学生做心理疏导】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到现在这样,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这句话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的刘黔欣老师在采访中反复说了三遍。

  刘黔欣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2001年因为家庭原因调动到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从一名普通的班主任到创建中职学校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名班主任工作室;从一名语文教师,到广州市8名首届民间禁毒人士之一……

  “我所遇见的都是我的孩子”

  走在校园的林荫路、操场、药用植物园、课室走廊,都能听见此起彼伏的“老师好”,看见无数个灿烂笑容,这一切都和刘黔欣的教育方法有关。“我以前不会主动和学生打招呼的,学生跟我打我才打,毕竟又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认识。”刘黔欣说,“但后来我就改变了,认识不认识我都冲他笑,和他挥手,学生一开始都不好意思,但后面都会主动和你打招呼。”刘黔欣认为,分数算不得什么,真正要考量的是人的综合素质,一个人连基本礼仪都没有,是做不成什么的。

  正是刘黔欣这一改变的举动,影响了很多学生。有一次,刘黔欣晚自习巡堂的时候,发现一名学生表现不好,便叫他出来谈话,谁知道这个从来没上过刘黔欣课的学生说:“老师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了。”刘黔欣就疑惑了:我从没教过你,怎么就最喜欢我了呢?那名学生接着解释道:“在这个学校里只有你会主动跟陌生的孩子说话、打招呼,我看了你两年的笑容了。现在想到即将要离开学校,特别舍不得。”

  “什么叫大爱?我始终觉得,爱自己班的孩子是分内的事,但更应该的是爱所有的孩子。所以即使在校园里我看到一个我不认识的孩子,我都愿意主动地和他说话、管他,因为他是我眼中的孩子。”

  “职校孩子最渴望平等对话”

  2013年10月,刘黔欣第一次在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举办中职“真人图书馆”,这在全国是首例。迄今为止,四年不到的时间刘黔欣已经举办了不下200场。“真人图书馆”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配上不同内容的“真人图书”,供学生“阅读”。

  “真人图书馆”起源于丹麦,初衷是“榜样教育”,但发展到中职学校,刘黔欣找到了更好的切入点。她认为职校的孩子比较自卑,因为成绩的原因,他们在中小学没怎么受表扬。他们最渴望的是找到一个能平等对话的平台,从而打开心扉。

  “‘真人图书馆’就是一种同辈教育,好哥们说的一句抵得上父母的十句。所以我们不用名人,而是让学生分享自己的故事,在分享的过程中,听的人更能有所触动和成长。”刘黔欣说。

  有人评价职校的学生“中考的失败者”。刘黔欣却很喜欢他们,“他们都是很真的人”。她认为职校孩子的教育,用现在的话讲,一定要“上心”,“职校的孩子缺少关注,你要有一颗为他们发展着想的真心,和他们平等的对话,这样,没有哪个孩子不被你打动。看着孩子身心健康地带着工作技能走向社会,是很有幸福感和成就感的。”刘黔欣说。

  教育系统首位民间禁毒人士

  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地处白云区,而白云区曾是全国吸毒、贩毒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职校更是重灾区。“虽然我身边没有吸毒的孩子,但看到那些数据觉得实在太可怕。”刘黔欣说。秉着一颗爱孩子的心,2012年刘黔欣参加了广州市教育局与市禁毒办举办的禁毒教育说课大赛,从此和禁毒事业结缘。

  在这之后,刘黔欣越走越深入,她在多个学校开展禁毒课程,培训教师近5000人,培训的学生已经数不清了。2016年,她获“广州市禁毒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奖,2017年成为广州市首届民间禁毒人士,成为目前唯一一名代表教育界的民间禁毒人士。

  刘黔欣认为,对待毒品问题,公安部门主要是“治”,而“防”的工作应该是在广大的校园,教师的责任很重大,“教师是孩子的引路人。”她说。

  “随着禁毒教育工作越做越深入,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社会责任感,这种感觉和光做教师的责任感是不一样的。”刘黔欣说,“这个身份让我感受到使命感,仿佛天生你就要去做这件事,冥冥之中你要去担当起来。”

  真正的好老师 能够引领改变人

  今年9月份,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迎来第一届西藏班,而这个班的生活老师是刘黔欣2015级的学生张杰彬。张杰彬今年上职三,处于实习期,在实习期就回校当老师,这在该校可是首例。

  1998年出生的张杰彬来自汕头,高高瘦瘦,一脸正气。两年前,刘黔欣第一眼看见他便任命他为班长,但让刘黔欣想不到的是,张杰彬是个很胆怯的孩子。

  张杰彬小学成绩不好,一直被老师瞧不上,常常被罚,对老师的恐惧延续了整个中小学阶段。他听到刘黔欣喊自己的名字,就会立马站得笔直,身体僵硬,嘴唇因为紧张而发起抖来。“当刘老师让我当班长,我一开始是想拒绝的,我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没有人会听我的。”张杰彬回忆道,“但我很想突破自己,变得不一样,所以我就答应了。”

  “一开始班上的同学叫我‘张木木’,觉得我没什么能力,那段时间真的很痛苦。”张杰彬说,“但刘老师没有放弃我,她只要有空就和我谈心,还让我进她的新闻社锻炼,虽然一路跌跌撞撞,但最后我成长了很多。”刘黔欣为张杰彬制造一个个亮相的机会,去磨练这个胆怯的孩子。就这样,张杰彬从一个见到老师就会控制不住害怕的孩子成长为策划过多场班级活动、运营新闻社团公众号、能在陌生人面前侃侃而谈的自信少年。

  今年7月份,职三的张杰彬开始在深圳实习,报酬挺不错。8月29日他接到学校的电话,邀请他回校当老师。“接到邀请那一刻我好想大声呐喊!但后来冷静下来,就有点挣扎。”张杰彬说。学校给他开出的报酬并不高,而且公司的老总也一直挽留他,觉得他能力好。“挣扎了一会吧,还是决定回来,因为我真的喜欢这里。”张杰彬说,“我想成为像刘老师一样的人。她让我知道,一个真正的好老师是能够引领和改变别人的。”

  师德心语

  一个学生在成长过程中,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一位富有爱心、对学生一生负责而又具有高超德育艺术的班主任。我愿终生追求,成为学生的幸运之星。刘黔欣:我愿做孩子们的幸运星

    相关新闻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以优质教育创造美好生活
    叶广芩:以独特视角写北京
     
     
     
    发展传统剧目要汲取现代养料
    九九重阳<专题>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